第 190 章 祝由科(1 / 1)

再说杨恒在当天晚上就乘坐飞往大陆的飞机,离开了香江,之后在首都转机,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就回到了T市。

在回到家中之后,首先迎接杨恒的是他的女儿芳芳。

这位小姑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父亲了,现在见到父亲站到门边,自然是一下子就扑在他的怀中,然后像一个小浣熊一样,那不停的向上攀爬,最后搂着父亲的脖子就不撒手了。

而跟在女儿身后的那个小白狐狸,也是用双爪抓着杨恒的裤腿,不停的摇着尾巴。

杨恒看着小狐狸动作有些奇怪,这怎么像一个狗一样摇尾巴?

女儿抱着杨恒的脖子,看着他奇怪的眼睛,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只见到那小狐狸尾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。

最后芳芳也笑了,然后说道:“这是和大白学的。”

“大白?咱们家又养了别的东西吗?”

“嗯,爷爷养了一条白色的大狗。”

杨恒听了抱着女儿走进房间,然后四处找了找。

“你说的大狗呢,怎么不见?”

“爸爸真傻,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大狗出去遛弯儿的时间,你没见奶奶也不在吗?”

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于女儿她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,最后直接来到了父母的卧室。

一开门就见到他的父亲,杨宏伟躺在床上,腿上绑着大大的石膏,正在那儿拿着手机,无聊着翻着。

杨宏伟见到儿子回来了,只是点点头,然后就继续翻手机,看来是情绪不高。

杨恒抱着女儿来到了窗边,然后问道:“这两天怎么样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混吃等死呗。”

杨恒笑了笑,然后说:“没那么严重,我这一次回来就是想解决你的伤势。”

杨恒没有撒谎,这确实是杨恒这一次回家的目的之一。

杨恒现在好赖也是修成内丹了,许多的法术可以顺利的施展,对于给人治伤更是手到擒来。

不过前一段时间的时候,杨红伟是在老家的医院中,那里人多嘴杂,杨恒不方便动手,现在杨宏伟终于是出院,回到自己的家中,杨恒也能够方便的行法。

杨宏伟可是知道一些杨恒的本事,见到儿子这么说眼睛也亮了,精神也开始振奋起来。

“能不能办到,不会是空欢喜一场吧?”

“能不能办到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

杨宏伟听了儿子的话总算是高兴起来,拍着自己的床对儿子说:“快坐到床边来,我看看你这小子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。”

杨恒抱着芳芳坐到床边,他的父亲仔细看了看杨恒的面容,总算是笑了。

“看你红光满面的样子,应该是过得不错呀。”

“有人请客让我去香江逛了一圈,好吃好喝招待了几天,这不是又把我送回来了吗?”

杨恒他父亲,知道儿子去香江一定有大事要办,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,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他可不会说破。

快中午的时候,门再一次被打开。

而一直跟在杨恒鹏边的那小狐狸,在听到门开的一瞬间,立刻就从卧室中穿了出去。

过了一会儿,就见到杨恒的母亲王桂兰带着一条大白狗走进了卧室,而那小狐狸正跟在大白狗的身后看样子呃,十分的温顺。

而那条大白狗看到杨恒之后,并没有像见到陌生人那样呲牙咧嘴,而是上前在杨恒的腿边嗅了嗅,然后就卧在了杨恒的旁边。

杨恒看着这条大白狗还算是温顺,于是伸手在它的脑袋上摸了摸。

那条白狗对于杨恒的动作,并没有任何的敌视,而是顺从的伸出脑袋向杨恒那边靠了靠。

杨宏伟躺在床上,看着杨恒和那条狗互动,有些不满意,“你说这狗是不是也看人下菜碟?它就从来不让我摸它一下,怎么到了杨恒这儿就非常的顺从?”

王桂兰撇了丈夫一眼,然后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还不是因为大白刚刚回家的时候,被你吓着了。”

一旁的芳芳也是不停的点头,“大白刚来家的时候,爷爷还拿棍子打过大白呢。”

杨宏伟对于老伴和孙女的一起声讨,完全的没有招架之力,只能把头撇在一边,来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而那个小狐狸现在正趴在大白的旁边摇着她那蓬松的大尾巴,一直往大白的腹部凑。

杨恒看出不对劲儿来了,“怎么回事这小狐狸。”

王桂兰哼哼的一笑,然后说道:“大白是一条刚刚生了小狗的母狗,她的小狗都被商家给卖了,最后它被我买回家来,结果小白就把她当妈了。”

杨恒现在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个小狐狸摇尾巴摇得那么顺,原来是和干妈学的。

而这个大白好像也把小狐狸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只见它侧躺下,身体把腹部漏了出来,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小狐狸的毛发。

杨恒摇摇头,看来这个小狐狸真的把自己当成一条狗了。

到了下午王桂芳就开始忙碌起来,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自然要做一顿好的。

而芳芳认为自己也要为爸爸回来出点力,因此跟在王桂芳的身旁不停的帮忙。

不过没有十来分钟他就被赶出了厨房,因为芳芳虽然是一个大女孩了,对厨房的事情她却从来不擅长,因此可以说是越帮越忙,到了最后王桂芳实在受不了了,这才将这个小姑娘给赶出来了。

芳芳嘟着嘴,满脸不高兴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她认为奶奶这是看不起她。

而这时候那小狐狸一下子窜到了芳芳的腿间,然后伸出脑袋在她的下巴上蹭了蹭,看来是想给她安慰。

而芳芳见到这样乖巧的小白,也终于露出了笑容,一下把她抱在怀中,开始抚摸她的毛发。

在吃晚饭的时候,杨恒亲自动手将父亲抱到轮椅上,推到了客厅。

这一回他们一家人算是团圆了,因此杨宏伟虽然腿断了,但是仍然兴致很高,如果不是王桂芳拦着他,都想喝几杯酒了。

在晚饭过后,杨恒开始准备给父亲杨宏伟治伤。

而一家人对于杨恒要做法也非常的好奇,特别是芳芳,拉着小狐狸紧紧的跟在杨恒的身旁,对他的一举一动都仔细的观察。

杨恒笑了笑,先让父亲平躺在沙发之上,然后在客厅的桌子上摆上了文房四宝,然后又准备了一些黄裱纸。

杨恒这一次行的法术乃是从古流传至今的,祝由科。

相传古时治病有十三科,祝由科自元代即列入太医院十三科。

祝由二字,最早见于医书《素问》,谓上古之人治病,不用服药手术,只要移易精神、变换气质,请人施展祝由之术,即可达到疗效。

祝由之法,即包括中草药在内的,借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,分为大方脉科、产科、眼科、风科、口齿咽喉科、耳鼻科、外科、伤折科、疮肿科、金簇科和书禁科等。使用祝由之法治病是普遍被人接受和尊重的行业。祝由师使用禁法、咒法、祝法、符法“以气封疡而徙之”。

而杨恒这一次为自己父亲治骨折,就是要使用祝由科的伤折法。

只见到杨恒先画了一张符咒,这一张符咒就是祝由法的根本,不过一般人可没这个能耐。

在这个现代能够真正地画出一张能够使用符咒的人,已经是凤毛麟角,而像杨恒这样轻松画符的人更是一个没有。

画完符咒之后,杨恒拿着这张符咒来到了父亲的身旁之后,口念咒语:“天真元应,元应天真,助我道法,元合元真,摄。”

杨恒验完咒语之后,一抖手上的符咒,那符咒立刻就开始燃烧起来。

奇怪的是这符咒虽然燃烧,但是上边的燃烧的灰烬却没有落下来,而是像一团球一样不停的在杨恒的手心旋转。

杨恒向一旁的母亲使了一个眼色,母亲立刻就把早就准备好的白瓷碗递了过去。

杨恒接过白瓷碗,将手中的符咒灰尘,向白瓷碗中一抖。

那些尘埃一落入白瓷碗中,就和里边的水融为一体。

接着杨成拿着这碗水来到父亲的身旁,示意父亲一下,他的父亲杨洪伟立刻就张开了嘴,杨恒将这水,直接就掼在了杨宏伟的嘴中。

不过杨宏伟虽然喝了这碗水,但是咋吧咋吧嘴,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杨恒,那意思是说我没有任何反应呀。

杨恒根本就不理父亲,而是站起身来再念咒语:“唵僧伽那吒毗厄般攝。”

当杨恒念完咒语之后,就在他的身体中荡开了一道波纹,而这波纹很快就蔓延到杨宏伟的身上。

随着这波纹的蔓延,杨宏为之感觉到他刚才喝下去的那碗水竟然产生了一道热流,开始不停的在身上游走,最后这股热流开始集中到自己的断腿处。

接下来杨宏伟就觉得自己嗯的断腿开始奇痒无比,幸亏旁边的王桂兰见机的早,直接就把杨宏伟的两手按住,否则的话,杨宏伟能把自己的腿上的石膏砸开,挠痒。

而杨恒看着父亲,现在满脸通红,全身上下不停的扭动,就知道自己的法术应该是成了。

最新小说: 西游:开局和女王有九个女儿 创神造梦录 封神之我真是昏君 星愿崛 我是诸天红包群主 太极奇侠 我是圣人我怕谁 我在仙界走花路 守尸人笔记 聊斋最强武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