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嫌恶(1 / 1)

不过回了偏院之后,夏蒲草便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娘亲。

终日牵肠挂肚,眼见着,消瘦了不少。

老婶娘只当她是病了,每日好生照顾着。

而夏蒲草,本是想再求求夏永夜,可夏永夜接下来这一个多月,都不曾来瞧她。

没有法子,夏蒲草只能自己再偷摸的去往杜姨娘所在的院子。

不过说来也怪,今夜,这院子居然无人。

夏蒲草不知今日,白城外头有花灯,这些家丁,都随着夫人和大小姐出去了。

如今,这院子里便自是冷清无人看管。

其实,已经五年了,这院子里的屋门锁着,那杜姨娘同那小妖胎便也“飞”不到哪儿去。

故而也都懈怠了,夏蒲草这次,是有备而来的。

她将长姐送给她的发簪子带来了,想试一试,能不能用发簪将锁头给撬开。

四下无人,夏蒲草便开始将发簪捅入锁眼里。

“咔咔咔,咔咔咔!”

试了许久,这锁头一动不动。

“吱!”

突然,房间一侧的小窗户,被打开,那圆圆的稚气小脸蛋,又探了出来。

“小浮游?”

夏蒲草立马压低了声音:“姐姐来看你了。”

夏蒲草说罢,又递给小浮游一小包酥糖,然后继续撬锁。

正撬的认,突然一只苍白的小手伸了过来,要抓夏蒲草手中的发簪。

夏蒲草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发现小浮游不知如何从那小小的窗户里出来了。

这个窗户,应该只够小浮游的脑袋穿过,肩膀和身体是绝对出不来的。

可小浮游却如此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她的身旁,见她在撬锁头,便帮忙将这锁打开。

“咔嚓!”

一声脆响,小浮游便轻易的开了锁。

夏蒲草愣了愣,摸了摸小浮游的头,赶忙将大锁取下,推门而入。

这屋内,昏暗的很,烛火摇曳,给这屋子添了一份阴森之感。

“娘亲?”

夏蒲草开口唤了一声。

可屋内却无人回应,夏蒲草小心翼翼的朝着床榻的方向靠近。

上一次,她便是瞧见,她的娘亲缩在这床榻的角落里。

“娘亲?”

夏蒲草喊着,靠近了床榻,眯着眼看见了被褥里隆起了一大坨,显然,她的娘亲又将自己给裹在了被褥里。

“娘亲?”

夏蒲草一边唤着,一边轻轻将被褥掀开。

“啊啊啊!”

那杜姨娘当即发出一声惨叫,好似疯了一般,要从床榻上下来。

夏蒲草一把拥住了她:“娘,是我,小草啊,娘亲,你怎么了?

不认识我了么?”

杜姨娘浑身颤栗,嘴里不住的喊着:“不要,不要,不要缠着我了,不要!”

“娘!”

夏蒲草赶忙将杜姨娘抱的更紧些,拼命的安抚。

良久之后,杜姨娘的情绪才渐渐平稳下来。

夏蒲草轻轻松开她,柔声说道:“娘亲,是我小草,你,看看我。”

杜姨娘用极为混沌的眸子,望着眼前的夏蒲草。

夏蒲草也看着她,在夏蒲草的记忆里,自己的娘亲长的极美,比起夏夫人来,要娇艳的多。

肤若凝脂不说,最最迷人的就是那一双微微扬起的丹凤眼,很有风韵。

也正因为这出众的长相,才让她受宠多年。

可是如今,这双眸中再无当年的风采,头发凌乱,原本吹弹可破的皮肤,也暗沉无光,就好似一个疯妇。

“小草,小草?”

可哪怕成了这样,她还是认出了自己的女儿。

嘴里喊着女儿的名字,发出呜呜呜的哭泣声。

夏蒲草亦觉得鼻子酸涩,喉咙发紧。

她不知,这五年,自己的娘亲是如何度过的。

“吃!”

小浮游见杜姨娘在哭,立马拿着一颗酥糖上前安抚。

可谁知杜姨娘却是一巴掌摔打在了小浮游的脸上,并且,怒斥道:“滚!你是妖!你是妖!都是你害了我,你害了我!”

杜姨娘好不容易平静下的情绪,因为小浮游的靠近,瞬间爆发。

而小浮游跌坐在地上,不哭也不闹,好像已经习惯了。

夏蒲草赶忙俯身,要将他拉起,却发现,他的胳膊上,脖颈上,全部都是伤痕。

这些伤痕,有新有旧,想必已经被打过多次。

“娘亲?”

夏蒲草拉起小浮游,又看向自己的娘。

“滚!他是妖!小草他是妖!”

杜姨娘瞪着小浮游,根本就是将这小浮游视作仇敌。

小浮游一脸稚气,望着杜姨娘。

他不知,为何杜姨娘要这般对他,不过自出生起,他就同杜姨娘在一起,故而,无论杜姨娘如何对他,他都不会反抗。

“娘,他是你的儿子,你不能动手打他。”

夏蒲草心疼幼弟。

杜姨娘却视他为怪物,大喊大叫。

而这叫喊之声,很快,就引来了家丁。

这些家丁一瞧杜姨娘的房门居然是敞开着的,吓的慌忙去告知夏老爷。

夏老爷赶来之后,又瞧见了被拦在房中的夏蒲草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他的话,在这个家中有着绝对的权威,夏蒲草如今偷偷摸摸来瞧杜姨娘,分明就是同他作对。

如此想着,当即怒不可遏。

罚夏蒲草去偏院的假山石旁跪着,偏院的假山石,凹凸不平,平日里站都极难站稳,如今却是要让夏蒲草跪?

“老爷,老爷,放我出去!”

杜姨娘听到夏老爷的怒叱声,身体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,紧接着直接跌跌撞撞的起身,朝着夏老爷的方向就踉跄的跑了过去。

夏老爷厌恶的蹙着灰白的眉,嫌恶的侧身避开。

杜姨娘直接摔倒在地,她那蓬乱的头发耷拉在两侧,仰起头,望着自己深爱的相公。

她虽是妾,可是,夏老爷一直待她极好。

可如今呢?

他却因为这妖胎,便这般厌恶她?

但,妖胎也并非杜姨娘自己想怀的,她亦是受害者。

直到现在她都不知,那梦中的男人是谁,为何会寻上她。

“老爷,你别忘了,你曾说过,无论我做错什么事,你都会原谅我。”

杜姨娘那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光。

她如今,在旁人看来,虽有些“疯疯癫癫”,但她依旧记得夏老爷对她的许诺。

当年,这杜姨娘因为姿容出众,求娶她的男子络绎不绝,之所以嫁给夏老爷,一来是因为夏家是白城首富。

二来则是夏老爷来家中求娶时,谈吐不凡,还许诺,会将杜姨娘捧在手心里一辈子,并且,娶了杜姨娘之后,再也不会纳妾。

杜姨娘觉得,那些年轻的固然是好,但是,嫁人便是找靠山,那些年轻的少年郎,自是没有夏老爷沉稳靠的住,而且,夏老爷又真心疼惜她,故而选了夏老爷。

最新小说: 全球降临:百倍奖励 赛博修真2077 吞噬星空之道尊 诸天九十九重 神豪从学霸开始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打工人异界崛起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